共享机器人:初创企业为博物馆提供机器人预约服务

avatarin 正在启用虚拟博物馆参观,并测试远程呈现机器人的其他目的地。

by Scott Martin

白天,Akira Fukabori 和 Kevin Kajitani 在日本最大的航空控股公司工作;而到了晚上,这对好友喜欢开发新概念。去年,他们说服了公司董事会大力推进他们的一个想法:机器人即服务。

这两位航空工程师招募了一位合作伙伴——机器人专家 Charith Fernando,并很快从全日空航空公司的所有者全日空控股公司 (ANA Holdings) 中剥离出一家机器人公司。

总部位于东京的 avatarin 成立于 2020 年,现已在全球部署了一百多台远程呈现机器人,包括安装在日本四个博物馆的共享机器人。

机器人即服务 (RaaS) 是一种新兴商业模式,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企业部署机器人的成本和承诺。通过该模式,avatarin 能够像提供共享电瓶车一样向企业提供机器人。

avatarin 的机器人名为“newme”。人们可以预订指定时间、日期和地点的机器人票。通过用于紧凑型超级计算的 NVIDIA Jetson 边缘 AI 平台,使用者可以在家用电脑上远程操控 newme,获得低延迟、高分辨率的博物馆和水族馆等景点游览体验。

avatarin 公司首席运营官 Kajitani 表示:“与共享电瓶车一样,这也是一种共享经济,不仅能为消费者提供虚拟旅行体验,也提高了客户机器人资源的利用率。”

母公司全日空控股公司有着远大的目标,比如将远程呈现机器人用于航天任务。公司很早之前就赞助了一项 XPRIZE 挑战赛,以支持 Kajitani 和 avatarin 首席执行官 Fukabori 的工作。

虽然是一家传统企业集团,但全日空控股公司对机器人即服务进行了大胆的投入,旨在探索企业创新和机器人技术的未来。

而这个“赌注”很大。根据研究公司 Mordor Intelligence 的数据,2020 年全球机器人市场估值为 277 亿美元,预计到 2026 年这一数字将达到 741 亿美元。

机器人即服务

各行业对机器人的需求都在增长。Mordor 认为在因疫情隔离措施而造成的劳动力短缺刺激下,这一需求必定会加速。无论是医疗、食品配送还是制造业,都在通过部署机器人尽量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,降低新冠病毒感染风险。

avatarin 的 newme 机器人被部署在日本的博物馆中,如神奈川县箱根的威尼斯玻璃博物馆,帮助接待那些无法亲自前往博物馆的游客。这些机器人带有一块正面 LED 屏幕,导览员在屏幕中以化身的形式出现,与游客进行互动。

newme 使用正面 2K 立体摄像头进行深度感知和画面传输,为远程用户带来栩栩如生的地方和人物景观。它们还带有一个朝着脚部的导航摄像头,可帮助人们移动机器人。NVIDIA Jetson Xavier NX 以每秒 60 帧的速度处理视频,能够在虚拟互动和 AI 任务中提供清晰的视觉效果。

凭借 Jetson Xavier NX 的高能效,该机器人在充满电的情况下可以运行 6 个小时,仅需 15 瓦功率就能实现高达每秒 21 万亿次运算。

avatarin 目前正在与零售、旅游和教育领域的合作伙伴开展机器人服务试点。

Jetson 驱动的自主化

该机器人也可以自己走动,所以它们可以自己回到充电站,充满电并等待下一个用户的到来。

avatarin 通过机器人的同步定位和地图绘制 (SLAM) 技术实现了这种自主性,因此它们可以生成自己的室内环境地图进行导航。

为了支持 SLAM 和 newme 远大的 AI 目标,该公司从基于 CPU 的系统转向 NVIDIA GPU。avatarin 首席技术官 Fernando 表示:“在 SLAM 上使用 NVIDIA GPU 可以实现更高的帧率,从而更好地为这些地图获得准确的点云信息。”

SLAM 使机器人能够在移动过程中使用传感器构建地图或点云。它们可以使用算法将新的传感器数据与收集的传感器数据进行比较,从而在实时创建的地图上定位它们。

SLAM 的部署是一个数据密集型多阶段过程,需要使用各种算法和 GPU 的并行处理能力对传感器数据进行调整。

avatarin 还使用NVIDIA DGX 系统来训练用于计算机视觉任务和对话式 AI 的神经网络,这些能够加强导航和通信的功能可能会在未来发布。

Fukabori 表示:“我们相信在未来,人们可以通过 newme 虚拟体验世界上的几乎所有旅游景点,甚至是宇宙或元宇宙,还可以通过 AI 以几乎任何语言进行实时交流。”